2020-05-15 15:35:00 退不了899服务费,付不起5万赔偿金,下一个ofo来了?

未分类

鸿运国际注:在获取车源线索的关键节点,人人车为自己埋下了一颗雷。文章来源:投中网,作者:田牧。

累计融资近8亿美元的人人车,也陷入了和ofo相似的境地——无力退还用户仅数百元的服务费。

除此之外,这个昔日的独角兽近期还起诉了它的14名前员工,要求在已经拖延了5个月的情况下,再允许它延期支付大部分金额不超过5万元的劳动赔偿金,理由是现金流紧张。

自2019年初以转型合伙人制的名义大裁员后,人人车资金短缺的问题就已暴露。以致过去一年多里,人人车不时被传出破产的消息。但在人人车公关负责人代颖看来,疫情的影响反倒证明了人人车提早转型的明智,并称融资完成后上述欠款会一次性结清。

可人人车的融资相比于计划时间,已经迟到了两次。

在一通拨向人人车官网的电话后,投中网又发现,人人车目前类似于信息中介平台的模式存在一个潜在的致命问题——涉嫌违规收集使用用户个人信息。

这将把人人车推向悬崖。

又一个ofo?

2019年2月,张玥把自己的一辆本田车挂到了人人车上售卖。销售向她推荐一项“速卖宝”的付费服务,宣称可以快速把车卖出,并承诺45天未售出全额退款。

张玥为此支付了899元。45天后,车没有卖出去,张玥要求退还服务费。人人车售后为她提交了退费申请,并表示会“稍后统一给您操作退费”。但让张玥没想到的是,这个“稍后”竟然长达一年多的时间。

期间张玥多次联系、投诉人人车销售、客服等,“到现在都没有人工接了”。她不再抱希望,甚至怀疑人人车的速卖宝服务从一开始就是诈骗。

图注:黑猫投诉上关于人人车的投诉大多是要求退钱。

这并非个例。在黑猫投诉上,与人人车速卖宝相关的投诉有203例;聚投诉上,则有289例。与张玥一样,这些投诉案例中都声称速卖宝承诺到期后未退款,时间长达一年多。

据投中网统计,这些投诉中大部分的卖车时间发生在2018年底至2019年初。这时,人人车的资金链已经出现问题,将问题直接暴露的,是创始人李健于2月18日发布内部信宣布人人车转型为合伙人制。

所谓合伙人制,实质是将本来为雇佣关系的销售、经纪人、评估师等人人车员工,变成与人人车是合作关系的加盟商。外界将此看作是变相裁员。人人车公关负责人代颖告诉投中网,人人车最多时员工有9000多人,如今则不到200人。

大规模裁员仍没有缓解人人车的资金短缺问题。反倒是合伙人交给人人车的保证金,也像速卖宝服务费一样,有去无回。

在人人车的合伙人制度中,要想成为合伙人,需要先交1万元的保证金,再花数万元不等来购买服务包(也有称“资源包”或“流量包”)。所谓服务包,就如武汉均泊精品车行在黑猫投诉中称,“我方花费23000元购买其9月套餐费,另支付10000元保证金,套餐包……共计300条车源线索。”

代颖介绍,除了车源线索外,合伙人购买的服务包还包括人人车的品牌、技术系统和金融支持。

但这些被人人车称为合伙人交的保证金,也有许多迟迟不退。此外,还有诸多用户在人人车缴纳的上千元卖车保证金,也被拖欠。

这自然让人联想到另一个曾经的明星公司ofo,欠了上千万用户的押金无法偿还。那人人车又欠了多少用户的钱呢?

代颖没有说人人车欠了多少人的钱,只称总金额“不到300万”,而非网传的上亿元。“欠的这些债务都要还掉,只是说一下子没有办法拿出那么多钱来。”

在早期二手车电商疯狂的广告大战中,300万不过是2016年人人车两三天的营销费用。如今却成为人人车拖欠一年仍还不完的债务。代颖表示,目前人人车根据现金流的情况,每月在以“十几二十万不等”的速度处理欠款。

另外,人人车被裁员工的劳动补偿金,也被拖欠久未支付。

据新京报报道,在2019年6月的裁员中,人人车与数十名员工达成协议,分9期支付劳动补偿金。但因现金流紧张,经营困难,人人车支付3期后暂停了支付。员工遂申请劳动仲裁要求人人车一次性支付剩余的补偿金并获得支持。

不服裁决的人人车遂将14名员工(其中大多数人未支付补偿金额度在5万以内)起诉,要求待2020年4月融资成功后,恢复按期支付。

代颖也表示,拖欠用户和合伙人的钱等到“融资顺利肯定都会一次性结清的”。

融资推迟

但4月已过,人人车的融资并未完成。

代颖告诉投中网,2019年底,人人车的新一轮融资“已经敲定地差不多了”,但受疫情影响,“数据可能要再跑一段时间看一看”。同时,人人车对如分众传媒等大的供应商也有欠费,“没有办法现在直接支付给他们,要谈一些债转的事情。”

“所以牵涉到这个流程,就往后延了延,但是目前还是正常推进中,没有出现大的障碍,七七八八了。”代颖说,但拒绝透露本次融资的金额和投资方。

一个对人人车融资不利的现实是,即使已是二手车领域领头羊的车好多,也延迟半年才拿到2亿美金的最新融资。据晚点报道,车好多的投资人将这笔钱称作“救命钱”。软银和红衫不愿让车好多因疫情这只黑天鹅倒下,掏出了救命钱。

但人人车在疫情前一年就出现问题,其上一轮融资更是在2018年。且规模上人人车相比瓜子、优信等竞争对手差距渐远,投资方还愿不愿意在此时掏出真金白银“救命”,要承担的风险比软银和红衫更高。一些业内人士对人人车的前景则更为悲观,认为它很难东山再起。

作为人人车的公关负责人,代颖对公司抱有信心,“就是不融资,人人车也能活下去。”她的底气来自人人车1月实现了单月盈利,原因是转为合伙人制度后的成本下降。

“我们去年辛亏调头调得比较早,就是转型合伙人,没有像瓜子我们的同行这样,他们就是重资产。我们现在其实就是一个平台的模式,业务其实都承包给那些合伙人去做了。”代颖说。

人人车如今的平台模式,可以简单看作信息中介。

不到200员工的人人车自己不再收车和评估,而是将从人人车官网、APP,百度、头条、58等渠道获得的车源线索,连同人人车的品牌、技术系统和金融服务一起打包为服务包,卖给合伙人。

合伙人通过车源线索联系客户收车,之后再加价卖给个人买家获取利差。比如上文中武汉一个车行付费23000元获得了包含300条车源线索的服务包。

由此,人人车由以前卖车的重人力、重资产模式,变为卖信息服务的轻资产模式。这个模式里人人车的收入主要有两个来源,一是销售服务包获得的收入,即合伙人交的钱;二是为建行等金融机构导流,用户贷款买车后获得的服务费。

在这个模式里,车源线索的数量是人人车收入多少的关键。人人车必须不停获取新的卖车信息,才能源源不断地卖给合伙人。

但就在获取车源线索的关键节点,人人车为自己埋下了一颗雷。

人人车的雷

5月6日,为核实张玥所说速卖宝拖欠服务费一事,投中网以个人身份拨打了人人车官网的400电话,咨询人人车的保卖服务和速卖宝服务。

这通电话结束两天后的5月8日下午,人人车员工和自称德宝二手车公司客服的两个电话在半小时内先后打来,咨询是否要卖车。5月10日,易车网销售又打来电话询问是否有车要卖。

拨打人人车官网电话的投中网作者,没有驾照,名下也无车辆,也未在各种二手车平台登记过卖车信息。为什么在给人人车打完电话之后的短短几天,就有不同车商来询问是否要卖车呢?

投中网询问德宝客服和易车网销售,是如何得知本人卖车信息的。德宝客服回复称,“我们跟大多数平台都有合作”,但未指明是从人人车处获的信息。易车网销售则告诉投中网,车主卖车需求的信息,易车网和人人车是资源共享的。

代颖在5月8日接受投中网采访时表示,如果个人在给人人车打电话时说了要卖车,就很有可能被标记为卖车线索,给到人人车的合伙人。“我给它(人人车)打个电话,说我想卖车,他也会多问几句,然后可能这个就是他卖车线索啦。你如果不表达,这个肯定不会有的。”

代颖还称,这些信息只会给“我们自己的合伙人,我们自己公司体系下面的人”,“不会二次再卖了”。同时,人人车还会将数据脱敏,车商得不到车主的真实电话,而是通过类似滴滴、外卖等平台使用的虚拟号码来进行联系。

那只要车主主动表达卖车需求,人人车将数据脱敏并只在合伙人体系内使用,就合规了吗?

对此,律师朱宝表示,依然违法。人人车注册地、北京市场监督管理局朝阳分局望京工商所工作人员回复投中网时表示,“这不是我们受理的范围……我觉得是违法了。”

多次参与知识产权、电信、IT相关法律立法工作的中伦律师事务所权益合伙人陈际红表示,公司要收集个人信息需要符合法定要求,首先要向信息被收集人明示收集和使用个人信息的范围,其次要获得个人授权同意,之后才可收集。

收集了信息后如何使用,陈际红表示,当企业要把个人信息向第三方共享时,也需要获得用户本人授权。

那么,如代颖所说,个人只是在电话中表达卖车需求,但人人车工作人员并未明确告知信息收集和使用范围并征得用户同意的话,收集信息就不合规。其次,人人车的合伙人和人人车已不再是雇佣关系,而是花钱买信息的合作关系,在共享给合伙人信息时,人人车也必须获得用户授权,否则也违规。

对于人人车在提供给车商车源线索时使用的是虚拟号码,数据经过脱敏处理,陈际红表示,在未获得授权的情况下,即使数据脱敏,也是非法数据使用,“你并没有权利用这种方式使用用户的信息”,仍属违规。

陈际红表示,目前工信部、网信办、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公安部门都有权对涉嫌违法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的行为进行监管。若调查属实,可对企业进行行政处罚,包括罚款、责令改正,严重的可吊销营业执照。

在投中网作者亲历的案例中,没有被告知信息收集和使用范围并获得授权,已然违规。投中网询问人人车在获取车源线索时,是否会向用户明示信息并获得授权,截止发稿,未收到回复。至于人人车的车源线索中有多少是通过电话渠道获得的,也不得而知。

随着国内近两年对个人数据安全和隐私保护愈加重视,人人车这种涉嫌违规的信息收集方式,无疑是为自己埋下了一颗不知何时引爆的雷。尤其考虑到如今车源的获取已直接决定了人人车平台模式的持续性,倘若雷爆,悬崖边的人人车还有别的退路吗?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玥为化名。)